张清民:罗蒂后哲学美学思想的两个维度

admin 新澳娱乐 2019-09-05 21:32:46 5818

  

   内容摘要 罗蒂的后哲学美学是介于欧洲大陆唯理论与英美经验论之间的新实用主义美学形态,它有两个精神维度:第一,消除审美形而上学,抵制理性化、逻辑化、知识化、形式化的审美文化形式,反对本体论层面的本质主义,反对认识论层面的基础主义、表象主义,反对镜式美学及其所追求的深度模式;第二,建构多维文化目标,确定新的文化美学主题。后哲学美学文化目标的多维追求具体表现为:从真、善、美的角度说,其目标是促进社会进步,增进人民幸福;从解释学的角度说,其目标是加强对话,减少痛苦;从反讽与教化的角度说,其目标是逃避通约,走向创造;从哲学文学化的角度说,其目标是偏离概念,关注人生。消解与重构两个维度紧紧围绕一个目标:营造和平、幸福、优雅的生活,如果民主、幸福与抽象观念发生冲突,那么“民主先于哲学”。

   关键词 罗蒂;后哲学美学;消解审美形而上学;建构多维文化目标

  

   一、对理论的抵制

   理论化的哲学有一系列追求深度的主题:本体论层面的本质主义,认识论层面的基础主义、表象主义,这些主题被后现代主义哲学家斥为“逻各斯中心主义”。本质主义主张本质是事物的核心性质,决定着事物的面貌和发展,具有同一、深度、崇高、神圣、确定、必然等特征,本质之外的其它属性是外在、偶然和次要的;本质主义美学给社会不平等意识及精英主义提供了基本的学理依据。基础主义是本质主义的理论变体,它强调知识或信念合法性的证明基于某些“基础信念”,基础信念就是勿需证明或论证的自明性观念,具有超验的精神特质,在它之外的信念统统属于派生信念,其合法性需要基础信念为其提供论证支撑,在认识论研究中,基础信念是知识的源泉和标准,具有优先认知地位。表象主义也是本质主义在认识论领域的理论变体,它认为主体观察到的对象并非实在本身,而是实在之物的表象,表象是实在之物的复制品,是比实在本身低一级的东西。

   西方传统美学就是以逻各斯中心主义为根基的理论话语。本体论美学把实在划分为理念(原型、本质、基础)与事物(摹本、现象、表象)两个部分,并视理念为世界的本质,认为实在世界是理念的物像;认识论美学以心、物之间的二元区分代替了理念与实在之间的区分,以心灵对事物的映射代替了行动上的模仿。这两种美学类型研究出发点虽有异,但在思维方式及研究路线上如出一辙,无论是古典的摹仿论美学还是近代反映论美学,都把寻找和发现美的本质作为审美研究的终极目标,摹仿论及其变体“镜子说”“反映论”遂雄霸西方两千年而不衰。

   因此,后哲学美学反对深度模式,对传统审美话语的专制和一统性质甚为不满,它认为审美活动是主体间不同信念的交流,没有高低优劣之分,与其在玄虚的宏大叙事上耗费心力,不如把有限的智慧投入到民主、自由、开放等社会实际问题上去。罗蒂希望审美研究放弃元叙事和宏大叙事,以生存论态度取代命题态度,以自由、希望取代本体、知识,以“解释”“教化”“反讽”“文学”取代“美学”,以实践词汇、行动词汇取代理论词汇、沉思词汇,以实用主义词汇取代认识论词汇,以约定、解释、对话取代分析、概括、定义,以功用、方便、可能性代替真、善、美的超验概念,以“人们如何谈论事物”代替“事物是对还是错”,用“描述”而非“规定”(排斥)的术语解释现象与生活,把“信任”而非先验信条作为基本的道德信念,以自由扩展的实践取代限制性的理论设计,以对未来结果的谨慎计算取代道德主义的预测,让人们在新奇和敏感中编织自己的信念之网,妥当处理自己的生活,走向未知却又充满希望的将来。

   后哲学美学把审美研究和社会问题联结起来,重新厘定艺术与社会、审美与政治之间的复杂关系,使审美研究从狭隘的专业领域走向广阔的社会、人生领域,这既是对西方传统美学过于理论化的反拨,也是西方美学在新的条件下的发展。

   二、建构多维文化目标

   1.真、善、美:促进进步,增进幸福

   后哲学美学生存论优先,把可能的经验生活而非预定的抽象观念作为审美研究的出发点,把真善美作为社会进步纲领与描述社会合理性的方式,这就给美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思路和描述空间。

   2.解释学:加强对话,减少痛苦

   审美活动归根结底是一种解释,解释学与认识论是并行的描述世界的方式。罗蒂站在后哲学美学的立场,反对以探寻事物间可以通约的本质或基础为目标的认识论,倡导以对话为特征的审美解释学。不过,他不造成欧陆解释学家预设解释的目标、最终的解释亦即意义的统一,反对话语通约,在他看来,意义通约扩大了日常生活的公共空间,却弥平了情感世界的个体空间,达到了整一性,却消除了不同事物间亲和性与协同性。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