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稼祥:网络成了“马蜂窝”

admin 利发娱乐 2019-09-03 22:34:28 6669

  

  不知道谷歌和美国政府是否后悔,它们狠狠捅了一下中国的网络政策,以为捅到了中国软肋,中国会弯腰,会蹲到地上,疼得哼哼唧唧,结果呢,黑压压如云,声嗡嗡如雷,朝谷歌和美国猛扑下去,后者掩面避之不及,等它们抬起头来,才被发现鼻红脸肿,是被铺天盖地的“马蜂”蜇的。

  自从谷歌威胁退出中国,以及美国政府向中国推销网络自由以来,中国主流媒体,以及外交部门和舆论管理部门(比如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言人,对美国政府和谷歌公司进行了高密度的海量猛烈反击,看看近两天的这些新闻标题就知道了:“为谷歌提无理要求撑腰,对中国监管互联网发难,美政府跳上前台压中国”,“谷歌将中美关系拖至新低点”,“警惕美国的互联网霸权主义”,“多个部门高调出面,严厉措辞震动外媒,中国密集反击网络指控”,“国新办负责人就互联网发展和管理情况答问”……

  互联网对于美国和美国公司可能是蜘蛛网,用来粘附和捕捉公司和国家利益;但对于中国和执政党更可能是马蜂窝,是需要保卫和防御的家园。自由和安全,虽然不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至少也像是美食和健康,一个能够增加的前提或后果,是另一个的减少。要增加健康,就要减少美食;要多吃美食,就会减少健康。一个社会应对安全的威胁,常常是减少自由。9.11之后,美国的自由显然是减少了,目的是增强安全。

  不同的是,一个社会的政治制度安排,决定自由和安全平衡点的偏移。宪政民主框架下的自由—安全平衡点偏向自由,一党执政条件下的自由—安全平衡点偏向安全。意思是说,9.11以来,美国宪政民主所能容许的自由,虽然为了安全有所减损;但这种分量的自由,到了一党制国家,就足以要它的命。因此,网络自由,首先威胁的是中国执政党的安全;通过对执政党安全的威胁,进而威胁中国国家安全。因此,美国及其公司挑选网络自由向中国施压,是选错了对象,结果自然是捅了马蜂窝。

  网络自由,从个人角度说,是使用权和人权问题,任何对网络自由的控制,都会让人权贬值;但从国家角度看,则是管理权和主权问题,任何别的国家对它国网络自主权的干预,都会让该国主权贬值。美国对中国施行的网络自由外交政策,必定置中国公民于两难境地,要么反对美国的网络自由,要么反对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及其西方的人权外交,很难在有人权问题的国家获得成功的主要原因。

  也许美国人在争取国家独立和自由的过程中,受惠于法国人,他们总是想在世界其他地方复制那个故事。可是,美国人可能没有注意到,除非军事占领和联合国介入,一个国家的政治专制可能在国外培养并从国外输入,一个国家的政治自由只能从内部争取。法国大革命后,法国人和法国军队在欧洲各国输出自由平等博爱,结果是自己失去自由,成为拿破仑的奴仆。

  不过,我们也没有必要神经过敏,搞阶级斗争时代的两个凡是:凡是美国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美国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美国拥护女性蹲着撒尿,我们没有必要坚持女性做这件事时非要站着。

  

  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

来源地址: